菜单

千古那么严酷

2019年6月14日 - 澳门葡京官网

  从前一直感觉《电锯惊魂》是很可怕的恐怖片,所以在堂哥看时只得乖乖地假装去做作业。不过这些天发生太多事,和老师“比口才”,被监考老师诬陷后的公然挑衅,都让我成长不少。我已经不像以前一样在老师面前总是畏首畏尾的了。还有我的承受能力也强了许多,这点可以从下了好多部《电锯惊魂》可以看出。

好的电影不受时间的限制和技术的优胜劣汰,就像2004年出品的《电锯惊魂1》,不管技术,心理犯罪片如何成熟的当下,不管画面模糊,人物老旧,谜底烂熟于心,一旦重看,它都能在浮躁的场合,以血腥和配乐为辅,悬疑为主,5分钟内将我涣散的注意力集中,带我重回初看时拍手叫绝的惊艳时刻——

早闻此片大名,趁着上海难得的台风天。在屋外狂风暴雨的极好氛围下,一个人关上灯关上门,享受恐怖时刻的来袭。

  今天终于下决心看了一部。不经感叹,不愧是好莱坞啊。逻辑性和严谨性没话讲,不过其中出现的一个穿帮镜头就。。。嗯,也无伤大雅。说实话,我还蛮佩服我自己的观察力的。

在肮脏狭窄的封闭环境,腐朽的瓷砖,摇摇欲坠的天窗,生锈的浴缸,涂抹屎尿的令人反胃的马桶,空无一人的地下停车场,狭窄的小巷,阴暗停电的房间,只闻其声的面具杀手抛下【大部分人都不知感激的活着】的死亡通缉令,用另类的杀人装备——把人的嘴“永久的撕开”的装置,铁丝网,蜡烛,毒药香烟,电锯等血腥的美国惊悚片模式,一波又一波的将你的感官刺激,但《电锯惊魂》真正的暴力,不是这些外部的施暴,而是密闭空间里,求生欲将你在文明社会里学到的善良和应对阴谋时的联手抵抗的应急手法全然推翻,一旦被镣铐锁住,就要遵循地狱的规则,开启心里的阴暗面——要么他死,要么你亡。

看着海报的断腿,结合电锯惊魂这一片名,
我联想此片最精彩的画面应该是:男猪脚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封闭的密室,耳边传来“吱吱”的机械声,他睁眼一看,一变态杀人狂正手拿电锯向他步步逼来,男猪脚立刻瞳孔放大,由于过度惊悚他甚至无法起身,只好双手撑地不断后退,摇着头狂叫:”NO
NO NO” or “WHY WHY
WHY”。杀人变态看见猎物如此慌张,腐烂的笑容更加肆无忌惮,他一步步地将猎物逼入死角再残忍肢解。因此,本片的最大亮点就是杀人道具:电锯!!!

  这会是一部影响我久远的电影,我相信。之前看电影有如此触动的《悲惨世界》和《那些年》,一部让我感动,一部让我激动。而这一部,叹服之后是深深的思考。

故事最巧妙的是围绕两个看似毫无关系的人来展开,精英医生劳伦斯,沉着冷静,遇事总能用理性的思考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另一方是暴躁的私人侦探亚当,在他们试过多重办法失败后,两人的明暗的身份也相继被揭露,亚当是劳伦斯妻子聘请的,用来偷拍劳伦斯出轨证据的私人侦探。

Ok,YY结束,影片开始,先是两人巴拉巴拉回忆一堆,引出变态背景,也带出了一系列案件,虽然杀人手法极富创意但令均与电锯无关。也就是说,我原先判断此变态只喜欢用电锯杀人显然是错误的。
 
当亚当从马桶水槽内拿出包装好的物品时,我心里一紧,强悍的道具终于要现身了,结果咧,果然是锯子啊!但尼玛的,为什么普通的锯子呢!而且咧,连个铁链都锯不断哇!于是我环顾四周,根据剧情果断判断:那个X标记应该就是电锯藏匿之处!接下来剧情的发展就非常明朗了:劳伦斯由于形势所逼不得不拿起电锯,残忍地杀死了迷人正太亚当,最后他扔下道具,跪在亚当的尸体前,嚎啕大哭。而观众在不寒而栗的同时,也为正太的惨死流下廉价的泪水!

  从始至终都冷静沉着的医生劳伦斯终于在家人受难的刺激下精神崩溃,不理智地用锯子割断自己的脚,又用枪“杀”了亚当,事后证明医生的本质让他只是开枪打中亚当的肩膀。每个人都会有他的底线,如果谁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难免出现兔子咬人的后果。同时,一个咄咄逼人的人是多么令人讨厌啊。也许是价值观的不同,我不能理解有些老师将学生作弊抓出来是个这样的心理,也许,他们的愿望是做个警察,但无奈做了老师。所以就只能靠这样做来满足心中的愿望。我对那种发现学生作弊但只是予以提醒的老师有着强烈的认同与尊敬。

在电影推进中,我总担心劳伦斯会杀了亚当换自己的自由,因为人可以努力控制自己,但是没有人有绝对的把握控制别人,尤其是在利益与矛盾都异常凸显的时候。迎来我最喜欢的第一个反转,劳伦斯并没有痛下杀手,反而让亚当配合他演了一出戏,但并没有成功。第二个反转是故事的另一段。劳伦斯的妻子和女儿被医院看护绑架,黑人警察插手,却被反杀。最后电话拨通,一直理智的劳伦斯得知妻女的境况,对家人处境的无限恐慌让他丧失了理智,他开始遵循规则,锯断了自己的脚,迸发的鲜血,失血的苍白和亲眼目睹亚当的嘶叫,让电影进入最后一个反转,也是最精彩的部分——倒在血泊的尸体慢慢的站起来,以一种轻蔑而真诚的姿态说【很多人不懂得珍惜,然而不是你。再也不是你了。】在终极大boss竖锯,轻描淡写的说出“game
over”的时候,心理上的震撼也达到了顶点,原来,看护也不过是玩游戏的人,他在为保全自己的生命而拿生命冒险,他也是受害者,幕后的指挥者竟是始终一动不动的“死者”,他听着房间里的一切对话,掩饰着自己的呼吸和快意,甚至亲手拿着游戏的道具,一切合作的对抗都被他“看在”眼里,像被猫玩弄的老鼠一般,一切尽在掌握,看的当下总是想——也许,在你浪掷生命,将死亡视为遥远的未来时,死亡已在你身边埋伏,将你设计,取你性命。

果不其然,在亚当的指引下劳伦斯发现了X标志所在,于是挖开墙壁,就在我期待YY画面变为现实时,取出来的确实一个盒子,而且大小显然是装不下电锯的,难道是mini版,我的心再次一紧。结果咧,就一香烟还有一手机!而且尼玛的手机还只能接不能打啊!

  可能是因为高二以来成绩一直不如人意,对这教育制度的不满一步步加深。我们一个个为了能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单的学生不就是身处斗室行为受限的劳伦斯与亚当嘛,而高考就是那个可悲的傀儡赛普。真正的操纵者往往隐藏的不漏痕迹却又是离你那么近。“社会”是最佳的导演,他将一件件荒诞却又真实的事毫无破绽的连接起来,自己又凑到最近的地方看热闹,用一个狰狞的面目伪装者着。

以暴制暴的暴力手段和次第揭露的阴谋设计是本部电影的成功之处,但竖锯的【大部分人都不知感激的活着】的谋杀出发点,不禁让我想起同年上映的《大卫·戈尔的一生》,用自己被判死刑来反对死刑的伟大献身,两部电影都试图站在一个视角来揭露人性的自私自利,和面对死亡规则时,人抛弃“文明”后的向死而生,但正如和《大卫·戈尔的一生》一样,都犯了我坚持的——【没有人能代替上帝来审判人,就算把匕首交给别人来决定生和死也不行。】的规则一样,我不喜欢极端的“拯救”。

当一系列判断被推翻之后,我已经对电锯的出现持绝望态度了。最后劳伦斯用毫无技术含量的锯子自我断腿,然后枪击亚当、变态进来、亚当复活、拍死变态、劳伦斯爬出大门并对正太亚当许下不离不弃的承诺,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我也瞬间明白了,我!被!片!名!忽!悠!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