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大家都是“大英豪”

2019年7月19日 - 澳门葡京官网
大家都是“大英豪”

第一次见到大钊(我们都习惯这么称呼林珍钊导演)是在中关村普天大厦的七层,时间是2014年的10月。大钊穿着一身白色的中式外套,和他的娘子兼制片人璐璐一起,坐在优酷中厅的小圆桌边。一见面,还没开始自我介绍,我就对大钊说:“我是你的粉丝。”突如其来的奉承让面前这个憨憨的胖子有点愣神。入座后,很快就谈笑风生起来。

影视口碑榜(微信ID:yingshikoubei):既有温度又有关注度的作品一直是网络影视中的稀罕物,原创IP“灵魂摆渡”便是其中之一。从2014年到2016年,三年三季网络剧,实现了口碑和流量的双丰收,是当之无愧的现象级作品。

原文链接:

在见大钊前,我已经看过《国产大英雄》的两集样片——“采菊大侠”和“高考”。在内部评估邮件中,我写了这么一句话“这是目前看到的唯一让我真心笑出来的片子”。在优酷,我的工作之一就是审看递送过来的各种项目书、剧本和样片。我问大钊拍这两个样片的钱谁投的?大钊说自己花钱干的。说实话我有点吃惊,因为从画面和剪辑上看,拍这两个样片花销应该不小。我对大钊说你自己花钱拍样片,有没有想过万一平台不收怎么办?大钊憨憨一笑,说:“没关系啊!先做了再说,反正这个是我想做的。”交谈中,大钊给我印象是性格好、思维跳跃、行事认真,对拍片有着近乎痴迷的执着。每每说到好的创意的时候,总会兴奋得连普通话都说不好。

图片 1

《芳华》的感动只做了一半,只停留在表面,或许很多看过电影的人会有异议(毕竟豆瓣7.8分…)
 这也不是我个人信口开河说的,一些研究电影(艺术电影)的学者都不称赞《芳华》为「好电影」或「艺术电影」…
虽然它的美术很棒…为画面加分不少…

大钊之前一直在福州拍片,随着互联网视频的风生水起,大钊决定北上,他想与优酷一起实现他的“英雄梦”。彼时的优酷,正处于“万万没想到”的巅峰时代,对优质网生内容和青年导演的发掘,亦是当时优酷出品部门的工作重心。很多的青年导演通过优酷平台迅速成长并让观众熟知。比如卢正雨,比如筷子兄弟,比如叫兽易小星……

最近,“灵魂摆渡”系列的番外网络大电影《灵魂摆渡·黄泉篇》(以下简称为《黄泉篇》)开机,续写新篇章。该片由小吉祥天创作并监制,满意执导,于毅、何花、倪虹洁、王瑞昌等主演,在主创们的努力之下,网大市场也将迎来这样一部有温度的作品。

一部电影要看「导演观」(影像和声音的一切)和「世界观」(导演想通过影片传达什么)
《芳华》在导演观上面,过多炫技的长镜头(辛苦摄影师了…),枪战大场面只是为了「场面」…
在「世界观」层面,只是在消费人们对于特定年代的情怀以及对于青春的追忆…

终于,在五道口一顿酒足饭饱的烤肉之后,我们和大钊商定了合作意向,一起去做“英雄梦”。

匠人精神精雕细琢

我个人非常肯定冯小刚在这部片中体现出来的进步以及他对《芳华》的高度投入(毕竟这是他的青春回忆录),这是冯导目前艺术追求最高的片子,也是他第一部破10亿的片子。
或许,这也就足够了。
《芳华》拍了导演自己最想拍的题材,又回了本(而且赚了钱),对于商业片来说,这是双赢的结果,虽然中间有坎坷,但最后皆大欢喜。

然而,所有的故事就像恶俗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剧情的反转总是那么生硬和毫无道理,公司决策层拒绝了与大钊的合作。当我把这个坏消息告诉大钊的时候,微信那头的大钊没说什么。但我知道那是一种失落与失望,因为我也有,毕竟《国产大英雄》是我入职优酷后挑中的第一个项目。

打磨有温度成熟作品

原谅我不愿意用「影视作品」一词指称所有的电视剧/电影/网大/网剧,因为其中一大部分的Moving
Picture充其量只是投资人企图用来赚钱的「商品」。
正如「微电影」原本指的是「广告」(TW喜欢称其为「广告CF」),但后来「微电影」被内地人拿来指代所有的「短片」,也是蛮搞笑的。
虽然因为内地OTT平台的发展,受到内地词汇的影响,TW近一两年也有人开始使用「微电影」丶「视频」等词汇(先前在TW,听到把「影片」叫做「视频」的,立马知道是内地人)。
但TW仍坚持把具有创作技巧/艺术性的「短片」称为「短片」,用於商业/带有植入性行销的短片称为「微电影」,网路上网友自制并且在社群媒体上传播称为「短视频」(例如Youtuber自制的短片)。

时间翻过2014年,来到了2015。五月的一天,一个同事跑来跟说,最近PGC上了个剧,流量表现不错。打开一看是《国产大英雄》第1集“一代大妈”


个人觉得现在影视商品的品质参差不齐的一大原因,就是编剧功力不够。
在内地,大多是一群刚毕业(甚至还未毕业)的孩子在做编剧,虽然其中不乏天赋异禀者,但大部分学生虽然很有自己的想法,但对於人性丶对於社会,都未能很好地体会,导致戏剧情节脱离生活现实,或着只能停留在校园青春的小情小爱(虽然这种青春剧在中国可以赚很多钱,但同质化的商品多了,观众也是会疲乏的,且不利於市场的多元化发展)。
编剧的「低龄化」也使得最近国产戏剧(特别是网剧或网大)越来越偏向悬疑丶犯罪丶科幻等这种可以胡编乱造的题材。
或许可以说「得市场者得天下」,但长远来看,再这么继续「畸形发展」下去,陆剧都要被东南亚(泰国/马来西亚)的戏剧超过了。

再次见到大钊是在建外SOHO的Costa。因为先前“不可抗力”的放鸽子,落座后大家都有点小尴尬。我试探着问大钊,第二季还愿不愿意继续和优酷一起做?大钊没吱声,过了一会说:“我们回去商量一下吧!”听他说完,我心中就已经了有了答案。接着开始了新一轮的谈笑风生和酒足饭饱。

在国产影视烂片泛滥的当下,匠人精神成为新的追求。影视剧创作既关乎精神追求,又承载于物质外壳。物质外壳由故事和人物建构而成,故事要合乎我们对世情的理解,符合情感的真实,人物则需要形象丰满、有血有肉,而这种建构最终以追求我们人类永恒的普世价值观和精神为目标,两者完美的结合便是有温度的作品。

聪明的内地制作人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这个问题,所以,越来越多的制作公司跨海聘请TW的编剧。
有的公司还会运用「大数据分析」,结合过往的戏剧情节和点阅率建立数据库,给开发中的剧本的每一个片段打分,必须要达到4分以上,这一场戏才能通过(有点类似爱森斯坦「节奏蒙太奇」的概念,通过精准的影像操作控制画面传递出来的情绪张力)。
精确计算,力求最完美地操纵观众情感,进而赢得戏剧的口碑和点阅率。

事情总是这样,好比两个人只要真的钟情,总归能走到一起。随着公司政策的调整以及第一季的数据表现,优酷很快与大钊确认了第二季的独家合作,同时也意味着平台对项目的正式介入,也就是作为制片人的我和作为导演的大钊,要开始名正言顺“搞基”了。

图片 2

论资金丶论技术,现如今的TW影视圈远比不上内地,但TW的影视作品(尤其是电影)能一直在华语影坛占有一席之地,厉害之处便是在於剧本。
TW编导们对於人性的刻画,是入木三分的,他们大多从小生活在一大家子人的环境中,频繁接触和观察形形色色的人类,对於人性的体会也更加接近「人性」(这句话有点绕,但内地现代那些号称反映人性的影视作品,其实大多是用脱离人性的观点在编写的,例如《芳华》)。

2015年底,第二季的剧本创作开始。在新一季的《国产大英雄》中,我们要求单集时长不能短于15分钟,不能只是段子和创意,要有完整的人物、故事和主题,要有三段式剧作结构和起承转合。所以对于导演和编剧团队来说,如何在一个极致的创意下,编写出一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完整故事,同时还要保持脑洞大开的风格,这无疑是非常大的考验。

作为纯原创IP,三季网剧《灵魂摆渡》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小吉祥天对剧本的精雕细琢。“串珍珠”式的手法讲故事是该系列作品的重要特点。看似是一个个独立的故事,实际上每一个人物和故事串联起来,构筑了一个宏大的故事体系。

当然,大可以断章取义地说,如今中国各种网大/网剧/商业电影,是符合「后现代」思潮中「碎片化」丶「平面化」的特点的,画面的平面(没有景深)反映出了剧本和创作者的平面(没有深度)。
唯一的消费点就是剧中演员的颜值,观众们为了看鲜肉而去看电影,影视商品沦为演员的个人动态写真集。
如此想来,所谓的「电影人」,不过就是一群替明星打工的人,也是蛮可悲和讽刺的(现今内地的影视圈就是如此,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几乎都变成了影片的出资人甚至监制,对影片掌握有最高发言权)。

这期间有个插曲,现在想起来还挺有意思。一天,开剧本会前,我跟大钊说最近网大很火,要不咱抽空拍一个网大,就叫《黄鹤和他的小姨子》,冲这名点击量一定高。大钊说这么恶俗的事我才不干,大家哈哈一笑之后,开始商量大英雄第二季的选题。会议快结束的时候,大钊说:“咱还能想出啥有意思的点?”我那会不知脑子里哪根弦抽经了,灵光乍现说:要不咱搞个丐帮吧!大钊问:啥丐帮?我说:就地铁、天桥、火车站那些要饭的,咱把他们攒一个故事,说他们之间江湖恩怨。大钊马上眼前一亮说:“靠!这个好!可以搞!谁来当主角?””黄鹤啊!“我果然还是对黄鹤念念不忘。于是兴奋起来一票人马上讨论出故事雏形:黄鹤破产后流落街头,被丐帮收留,委以重任去挑战地铁、天桥和火车站三大帮派,一统江湖……于是便有了本季的“丐帮江湖”,这TM真是一个胡说八道的故事。

比如剧中对冬青的身世的探寻是贯彻三季始终的,剧中冬青是蚩尤灵魂的容器、冬青的前世今生等疑问,只有将三季串联起来看我们才能明白。又如在第二季《君再来》这一单元中,在日本军人秘密实验的精神病院里出现了一个日本鬼娃娃形象。

以上,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对於两岸影视产业的个人所感。
或许很假清高,很学院派,因为在大多数企业家出身的投资者眼里,影视商品不过也就只是商品而已,能赚钱就好,不必太追求艺术高度。那如果把这个思维方式引申过来,从历史宏观角度来看,每个人的生命都不过是落到大海里的一滴水,微不足道;从资本家的角度来看,平凡人作为社会/企业的棋子,被利用丶被压榨直至劳动力枯竭,也就是人类之所以为人的「价值」了。但,从「人本」角度切入,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个体」,我们无法像机器一样「无脑」地运转着,我们想要探求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很可能花费一辈子的时间都还是不明白,但最起码人生的每个阶段,我们都试图看清楚自己现在正「站在哪里」。
人类的这些想法(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哲思),也就是电影在探讨的母题,例如存在主义(死亡/虚无)丶镜像理论(「我」是谁)丶空间(城市变迁/废墟)等等。
一部好的影视作品,主要看的是「导演观」(包含画面和声音的所有内容,例如场面调度等)和「世界观」(剧本的思想内核)。
为何法国电影(艺术电影)至今仍是世界首屈一指的,除了因为他们社会有着很扎实的电影教育(法国人的电影鉴赏品位很高),也是因为法国很注重哲学教育,高中毕业考试的作文,基本上就是一篇大学哲学系的小论文。

图片 3

图片 4

厉害的导演/创作者必须要懂得哲学,这也是电影得以和「影视商品」区分开来的关键所在。
好的作品(这里指的是比较偏向「写实主义」的作品,「形式主义」的好作品另有切入方向)会给「人类为何而存在」这个命题提供一种切入的角度,或着通过角色「不知为何而活」的痛苦状态,展现其追寻人生意义的英雄历程。
可惜的是,大多数华语电影的观众不喜欢思考,看片子纯粹是为了娱乐消遣,这也就使得如今的网剧/网大/电视剧就类似快速消费品(Fast
Moving Consumer
Goods)一样,而一些大预算的大制作电影(如贺岁片),就类似「LV」(LOUIS
VUITTON)奢饰品(或许还远不及LV这个等级),只有「LOVE」的一半(「感动」只是停留在表面,没有真正打动人心/馀韵缭绕,例如《芳华》),有的片子甚至连「LOVE」都没了,空有华丽的技术罢了。
砸大钱拍片,赚钱回本甚至追求票房破十亿,这就是「电影商品」先今存在在中国市场的意义和价值。

图片 5

直到第三季的《玩偶》中,当主角们再次来到精神病院时才明白人体实验是为了给依附于鬼娃娃身上的豪姬拼凑一个完美的身体,这个跨越两季的秘密也才得以解开。

有些TW电影人开玩笑说,正是因为TW影视产业「没钱」,没办法做华丽的视觉特效丶没办法做大量的CG(电脑合成动画),所以风格比较偏向「写实主义」,比较容易打动人心。
而且,因为资源有限,TW创作者为了证明自己的作品值得被投资丶被拍摄出来,往往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打磨剧本,而且,基本上都需要先拿到政府的补助(优良剧本奖/辅导金等等)才有投资人愿意出资,一些剧本不及格的作品,在第一关就被淘汰了。
但倘若一定要对比,TW因为市场狭小,做的是「电影手工业」,无法和幅员辽阔的内地「电影工业」抗衡(内地影视市场正在逐步工业化中),在TW影视圈,经常可以听到某某导演为了拍片,变卖祖产丶抵押房产的事情。
也难怪有人说,真正的艺术家,大多家境都比较殷实,不用为生活所困,才得以大谈「追求艺术境界」。
反之,普通人,为了生存(混口饭吃),也就甘愿(或不得不)成为影视产业中的一颗小螺丝钉(就类似其他各行各业的普通工薪阶层一样),不论影片品质如何,能赚钱就好。

所以,大英雄里的每一个故事都是在这样讨论、推翻、再讨论、再推翻的过程中逐步筛选出来的。一个剧本改十几稿是常事,编剧的内心一直是崩溃的。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第二季才在第一季的基础上有了新的突破,不再是简单的逗乐子的闹剧,而是实打实的有人物、有故事的喜剧。在“我们都是大英雄”这个大主题下,每一集又有着各自的小主题,才能让观众在会心一笑之余还有所思考,甚至有些许感动。在这一点上,导演和编剧团队着实倾注了大量心血。

这种涉及多维度空间、横跨轮回的故事架构,不仅最大程度的增加了故事的丰富性,也成功地塑造了赵吏、冬青、玄女等人物形象,使得“灵魂摆渡”拥有了一个完美的故事体系。

「影视作品」VS.「影视商品」,讲白了就是「艺术」VS.「商业」,要做到其中一点都很难了,更别提兼具商业与艺术(「兼具商业价值与艺术价值」这句话被很多不负责任的影评人用到泛滥了)。
大多数电影公司/导演/创作者的做法,就是努力拍「商品」赚钱,然后好不容易积累足够了,才拍一部自己很想拍的作品(不求回本)。这种做法也就是大多数普通人的生存方式吧……努力赚钱,然后把积蓄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听起来非常的无奈,但这就是「游戏规则」。想要反抗规则?──或许就去看部好片子吧,在影视作品的世界里,你会发现,为生活所困丶奋力挣扎着的不仅仅只有你一个人。

经过漫长的剧本创作和筹备期,2016年7月大英雄第二季在银川镇北堡开机,随后又辗转福建等地。整个拍摄过程异常艰辛。因为每集一个不同的故事,意味着美术、置景、服装等都要重新来过。后来,大钊说他拍的不是十集网剧,而是十部微电影。大钊确实是在用拍电影的要求在拍大英雄,因为在极其有限的预算下,大钊对摄影、灯光、美术都有着很高的要求。前不久我去福建探班,璐璐在车上对我说:”你知道么?拍丐帮这集要找地下通道,大钊说凡是墙面有瓷砖的一概不要,最后美术组走遍全城找了一个私人承包的防空洞,就像《火锅英雄》里的那种,大钊才通过。拍天桥,给他找了十几座天桥他都不满意,最后我开车把全福州所有的天桥全转遍了,才找到唯一一座带顶棚的老天桥,大钊才满意……“

图片 6

© 本文版权归作者  otaku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