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轻松易行的精神伤者

2019年8月30日 - 澳门葡京官网

很复杂么,没有吧,比那种穿梭的《蝴蝶效应》或者《时间旅行者的妻子》线索要好整理
的多。
无需纠结是否有两个故事,一个是正义的警探侦破精神病院里的惨无人道的心理学实验;
一个是一个精神病人为了回避现实的残酷而把自己的内心封闭,创造出了一个没有那么惨
的精神世界。
没有两个故事,只有一个,就是后者。
好故事就要看花絮,这是我在mtime看到的男1的叙述:
“这部电影讲述的不再是黑帮,而是一个内心有着伤血痛回忆的人被迫在一个孤岛上面对
自己黑暗面的故事。我在这部电影里饰演的就是这样一个不太正常的人,身上经常带着伤
口。”
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封闭自己,不肯接受现实?一般是在经历了非常荒诞的事情之后,
比如你的妻子杀死了你们的孩子,而你杀死了妻子。现实太残酷,那该怎么办呢?出于人
类的求生本能,防御机制启动。最常见的就是否认,比如某些剧中的常用台词:
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某某绝不会死的。
有些比较聪明的人会有更加复杂的构造,结合他们自身的专业,职业,过往经验,从书籍
,电影等文艺作品中看到各种奇异事件,把所有这些因素加以整合,最终创造出一个虚拟
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自己没有那么坏,没有那么惨,一个真正的坏蛋正等着自己去惩
罚。
本片的立意其实没有多大新意啊,跟《记忆碎片》大相径庭。后者的结构还更复杂,主人
公利用了自己无法再形成长时记忆的疾病让自己逃避,每次要接近真相的时候,会有意识
的作出一些假象让以后的自己来往相反的方向去。
不过,两部影片的结局是大不同的。本片的主人公其实病已经治愈了,是否几个月之后出
现反复还不清楚,不过在他从容地走向陪护人员的时候,他是清醒的,而不是还处于自己
虚构的场景之中。这是他自己部的一个局,目的是为了让大家以为自己没有被治愈,从而
杀死自己。片中男2坐到台阶上跟他闲聊,其实是想看他的治疗情况。在听到虚拟世界中的
名字chuck的时候,他向主治医生摇了摇头,意思是这丫没救了,送去小黑屋吧。
这里有一个前提,是光头医生在灯塔里面说到的,如果男1治疗不好的话,男1将被弄死,
同时光头医生所做的关于人道的治疗暴力精神病者的努力将会被否定。
而在听到男1说:
哪一种情况更糟?是像野兽一样活着?还是像好人一样死去?
男2的表情惊愕地看着男1,他隐约明白了男1的意图。
这是一个悲伤而温情的结局,如果是我,也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但是,如果是完全出于自我保护的话,完全不考虑道德的谴责,只要自己的内心不再被残
酷的真相折磨,应该是另外一种选择,这就是《记忆碎片》中主角采用的方法,即使明知
一切都是虚幻,也甘之如饴,甚至不惜为了维持这个谎言而杀害更多的人。
是否似曾相识?《黑客帝国》里面那个人类叛徒,为了让电脑给自己继续生活在虚拟的世
界而出卖了地下组织,也是同样的道理。
总体而言,是一部的优秀的影片,但是也没有太多惊喜,4.2分,我给分的话。

       假如说好莱坞电影是一座圣殿,那么毋庸置疑,悬疑片绝对算得上是撑起这座圣殿一角的一根圆柱。悬疑片以其错综复杂的叙事方式、跌宕起伏的情节内容和出人意料的结局,捕获了一代又一代影迷的心。如此庞大的市场,引得众多导演都来分一杯羹,而且其中几位确实也赚的盆满钵满。如今,向来以讲述黑帮史诗闻名的电影大师马丁•斯科西斯也一改风格,涉足悬疑片,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合作拍摄了《禁闭岛》。无论从票房还是口碑来看,斯科西斯的这次尝试称得上是成功的。而更重要的是,在他的导筒之下,悬疑片不再仅仅是高智商者的逻辑游戏,而是蕴涵了更深刻的对于人性的思考。
       对于悬疑片而言,斯科西斯这次试水或许是一次升华;但对于观众而言,这也许是个“悲剧”。因为这部电影不仅会折磨我们的脑细胞,还将折磨我们的心灵。而且到影片最后斯科西斯极不厚道地设置了一个开放性的结局。这使得《禁闭岛》自上映之初,就在影迷当中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在他们眼中,同一部电影,讲述的却是两个版本的故事,而他们各自只笃信其中一个版本。
       一部分影迷相信我们的主人公叫做泰迪•丹尼尔,他来到与世隔绝的禁闭岛上,是以联邦执法官的身份,调查岛上精神病院中女病人诡异失踪的事情。除此之外,他还想追查另一位病人,纵火犯安德鲁•莱蒂斯,正是他所引起的一场火灾让泰迪失去了自己挚爱的妻子。随着调查的深入,泰迪觉察到一个天大的阴谋,他怀疑这里正在利用精神病人进行惨绝人道的活体实验。他试图搜集证据,揭穿这个阴谋,却没想到自己一步步陷入圈套之中,他将永远无法离开这个岛。
       但是,在影片高潮处,导演对之前情节进行了彻底颠覆,让另一部分影迷选择相信另外一个故事版本:原来泰迪就是安德鲁•莱蒂斯,他是在这个岛上待了两年的精神病人。他深爱的妻子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以至于亲手淹死了自己的三个孩子。而悲痛之中的他,开枪杀死了妻子。遭受了巨大精神创伤的他,始终无法接受妻子杀死孩子、而自己杀死妻子的真相。于是他将安德鲁•莱蒂斯幻想成一个害死自己妻子的纵火犯从而减轻自己的负罪感,同时给自己编造了联邦执法官泰迪•丹尼尔的身份。而影片中之前发生的情节,原来是岛上的医生为了帮助他走出幻觉,而配合他进行的一场角色扮演的治疗工作。他最终回忆起了痛苦的杀妻的那一幕。
       究竟哪个故事才是真相,其实并不重要,毕竟结局都是同一个。无论是泰迪•丹尼尔,还是安德鲁•莱蒂斯,他们都做了同一个决定,走向灯塔,接受脑前叶切除手术,做一个行尸走肉的听话的白痴。可惜的是,大多数人感兴趣的是,走向灯塔的那个究竟是泰迪还是莱蒂斯,却鲜有人真正去关心他的内心,去感受他的痛苦,去窥探他的精神世界。
       泰迪的内心封闭了太多的秘密。他其实一直没有从自己的丧妻之痛中解脱出来,他始终戴着妻子送给他的领带。来到岛上的第一个晚上,他就梦到了自己的妻子,梦见她在自己的怀里化为漫天飞灰。此外,他还患有严重的战后综合症。他是二战老兵,参与解放了达豪集中营,在那里,他见证了德国纳粹残杀犹太人的暴行,目睹了不可胜数的尸体,也参与了对投降警卫的屠杀。这些过往的经历成为了他一个无法解开的心结。他厌倦了杀人,他痛恨暴力。因此当越来越多证据证明这个精神病院在对精神病人进行活体实验时,他想要揭发阻止这纳粹式的暴行。然而这样的努力无疑是蚍蜉撼树。影片背景的1954年,正是冷战阴云笼罩全球,麦卡锡主义在美国大行其道的时候。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UAC)对文艺、政治界的迫害,使恐慌弥漫,使暴力盛行。正如影片中院长对泰迪所说的,“暴力就是人的本质”。而无法停息的幻觉和禁闭岛上的阴谋让泰迪一步步走向了绝望,当医生用各种理性证据说服他相信自己本来就是精神病人时,他甚至无力抵抗。是啊,当所有的现实和证据都指向自己是疯子时,你该相信什么?是自己的记忆,还是“现实”的证据?他知道自己永远无法走出这个岛了。
       我们再来感受莱蒂斯的世界。他本来可以拥有幸福的生活,挚爱的妻子,三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和美丽的湖边小屋。然而这一切骤然崩塌了,患有抑郁症的妻子亲手溺死了三个孩子,而他用手枪杀死了怀里的妻子。他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妻子,他在梦里无数次地拥抱她,他心底里无法接受自己就是杀害妻子的凶手。而且他还被内疚所纠缠,因为他没有及时将妻子送到医院,这样就能避免孩子的死。莱蒂斯疯了,强烈的自我防卫机制使他与现实抵抗,产生了复杂的幻觉,把自己从杀人犯变成了追查凶手的英雄。他唯有在梦中,才会偶尔拾起痛苦的记忆碎片。不可杀人的道德秩序,与杀死爱妻的事实,对妻子深深的爱,和目睹妻子溺死儿女的痛苦,这些强烈的矛盾在他失去理智的内心中不断纠缠和升级。而他把它们都化为幻觉中泰迪对真相的追寻和调查。但幻觉终究是要醒来的,在医生角色扮演疗法的帮助下,他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和回忆。这种苏醒,是痛苦而残酷的。他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去,宁愿回归为一个疯子,这样能够寻求解脱,能够完成自我救赎。
       泰迪,或者说是安德鲁•莱蒂斯,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创伤,却将它死死禁锢在自己的内心之中。在经历了精神的爆发和崩溃之后,所有的一切归结于一个问题,“Which
would be worse ? To live as a monster, or to die as a good
man?”泰迪(莱蒂斯)选择了后者,他给自己的精神和意识判了死刑,他不愿在生活在痛苦之中。不管他究竟是谁,他都做出了选择。
       那么换做是你,你会选择在哪个世界生存?是泰迪的那个,经历了残酷的二战,经历了灭绝人性的屠杀,经历了挚爱逝去的世界?还是莱蒂斯的那个,目睹了孩子的死亡,亲手终结了妻子的生命,却还试图用幻想掩盖现实的世界?你选择承受怎样的精神创伤?
       坦白而言,怯懦脆弱如我,甚至没有去选择的勇气,因为我对折磨人心的精神创伤怀有恐惧。如果可以,我宁愿一生下来就接受脑前叶切除手术,做一个永不受伤的白痴。、
       然而,又有谁能躲得过精神创伤呢?

故事背景发生在1954年。

二战结束后,精神病医学史上出现了”生物学模式”和”精神分析模式”两种流派的分裂与斗争。影片中考利医生则是精神分析模式的代表,而生物学模式流派在电影的体现则是药物控制与脑叶白质切除手术。

生物学模式主导的脑叶白质切除手术是一种切除脑前额叶外皮的连接组织的神经外科手术,治疗客体包括精神分裂症、临床抑郁症及部分忧虑紊乱症,精神疾病征象的人。同时,

精神分析是1920年奥地利医学家弗洛伊德创建的治疗神经症的一种方法,理论中心是无意识影响意识。精神分析是对人对主体历史的重构,目的是达到”你即如此”,让主体接受自己。实质上是在分析中对人对整个精神历史进行梳理,达到直面症状,重构人格的自我更新,实现真正的和解自己内心的冲突,并且实现自己的精神价值。是一种温和的、所谓正能量的,健康的处理手法服务于人的心灵,因此,其相对于生物学模式的实现难度在于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耐心成本与时间成本。

尊重人权与道德的精神分析派认为以推崇以暴力手段改造人的意识的生物学模式是有悖于仁道的、丧失道德底线的,他们认为生物学模式能把忠诚变为叛逆,把天使变成魔鬼。

整个故事的开展基于两条线,Teddy与Laeddis两个人格的倾向性切换来推进进度。解析分为阴谋派与治愈派,我更偏向于治愈派,完全根据个人内心的经历与选择。

治愈派视角中,男主角Laeddis是一位参加过二战的美军战士,集中营的经历让他患上了严重的战后综合症,从此酗酒以度日。Laeddis有三位孩子,一位患有重度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的妻子,Laeddis战后酗酒与精神压抑使得他冷落了精神状态极度紧张的妻子。而终于有一天,妻子抑郁症发作精神崩溃,趁Laeddis不在家的时候将其三个孩子淹死。痛失理智的Laeddis开枪射入妻子的腹中,并且放火烧毁了自己的一切,从此以后自己也开始精神失常,与妻子有关的记忆经过修容加工后如碎片一般时不时刺入梦境与现实错觉中。

澳门葡京官网 ,之后他被送进禁闭岛,进行到目前为止已为期两年的精神治疗。而为了逃避这段无法直视的过去,他塑造了另一个自己——Teddy。在晴天时,他是Laeddis,他极度暴力性与危险性,几乎伤害过岛上的所有人,被关进禁闭岛C区重度病区。而每次当暴雨天来临时,他是Teddy,是一位被指派到禁闭岛调查一起精神病人失踪案的警官。他有一个同伴叫Chaelie,他们一起乘坐渡轮而来。他的妻子因为一场家中装修工Laeddis引起的火灾而死,而Laeddis也被关押在这里。

失踪的病人叫Rachel,曾经手刃自己的三个孩子因此被关进禁闭岛。但是Rachel拒绝接受这段残酷的记忆,并给自己编造了另一个故事,认为自己的孩子没有死,自己现在也不在医院内,而是在一个社区中,现实中医院内的人被赋予了固定的角色,她在自己堆砌的避风港”社区”里逃避内心深处真正的记忆。(这里跟《记忆碎片》有点类似,在无法接受的真相面前,主人公都捏造了另一个即映射自己的真实经历又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别人的故事,潜意识地嫁接的方式从而逃避自己内心的自责与内疚感。)

当Teddy展开调查时,医院里的所有人似乎并不关心此事,并没有积极地配合调查,除了他的搭档Chuck,而搭档的真实面目其实是他的主治医生。

医院的所有人都在配合演这一出戏:Teddy你说Rachel失踪了(事实上医院没有这个人),好那护士就假扮成Rachel让你破案。本以为顺着Teddy的心愿,实现与满足他心中的自己他就会与自己和解,舒缓暴力倾向,从而达到平和与冷静。

但是Teddy陷得太深,剧情穿插了很多纳粹集中营里面的碎片记忆,都指向了他有严重的战后精神综合症:焦虑、不安、神经质。这种情绪也嫁接到了Teddy的人格里,他不相信岛上是安全的,他不相信岛上没有阴谋,使得他对周围的一切都产生了怀疑。幻想中的妻子提醒着Teddy这里并不安全,Rachel还在这里,Laeddis也在这里,你要搞清楚一切的真相。

Teddy意识里的防御机制还是找到一个合理的出口,他编造了另一段故事:他在灯塔下的山洞里找到了真正的Rachel,Rachel告诉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骗人的,她是一名赫赫有名的精神病医生,并没有三个孩子。她揭发了岛上的阴谋:”当医生宣称你是精神病,任何辩解也毫无用处”,并且提到岛上购进各种药物来控制岛上的人。她提到了脑液白质切除手术,说这是一个恐怖的将正常人变成神经病的洗脑手术,就在灯塔里面进行。她说大脑可以完全控制一个人的所有行为,重新创造一个人。四处都漂浮有阴谋论的味道,夸大神化手术,将轮回到终点——灯塔,想象成罪恶的,抗拒的地方,这也真正的Laeddis用来潜意识里加强
防御的一部分。最后Raechal提到岛内所有人都是一派的,都知道真相,只有Laeddis是被蒙在鼓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