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澳门葡京官网您愿用长生换自由。

2019年9月7日 - 澳门葡京官网

       孤独的城堡围绕若有似无的风琴声,华丽的四轮马车载着身穿黑色长袍的贵族。有着新月般纯洁脸庞的夏洛特闭眼躺在金色暗纹的棺木旁,她纤长的睫毛如蝶翼颤动,流露出来的不是恐惧而是幸福。
    因为深爱着棺木里的贵族,所以不管被洗礼,还是神秘未知的夜之都,都不构成她恐惧的理由。

汝等皆是过客
——评《Vampire Hunter D: Bloodlust》

A前面有强烈的游戏画面感,包括配乐(几乎是满的,没有空隙的节奏感,太满了),人物行动是不是帧数少了些,常断点、僵硬,不断令人想到flash效果——这两点综合在一起,有些降格。

    而马车之外,黑色骏马上的那仿佛被夜色笼罩的猎人D,宽大领口下抿紧凌厉而又优美的唇线,黑色长袍灌满夜风猎猎作响,握紧缰绳不动声色地紧紧相随。

吸血鬼相关题材的影片动画风靡至今,日系里最令人称道的要数《Hellsing》和《Vampire
Hunter D:
Bloodlust》,若说前者是一章充满宗教、暴力美学、个人英雄主义集合的华丽史诗,那么后者在中世纪的恢弘里就显得过于淡漠孤独。

B故事流畅,人物交代清晰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能忘记这个情景。虽然这看起来似乎很是阴暗而沉郁,可我依然觉得美不胜收。

没有人在谈论情节,但确实有许多人在赞美它——《Vampire Hunter D:
Bloodlust》叙述了一个老套得单调略有煽情又乏善可陈的故事。由此,我便直接复制一个通俗骨架:吸血鬼猎人D是吸血鬼王和人类女子生的后代,他身手敏捷是响当当的吸血鬼猎人。埃尔邦家族的千金夏洛特被吸血鬼马埃尔掳了去,庄园主请来了D和吸血鬼猎人马克思兄妹前往营救。途中,D和马克思兄妹因为争夺酬金而互相较量,弄得不欢而散。随后,D受到了奉命保护马埃尔恶魔城贵族三杰的袭击,紧要关头D突然发病,危在旦夕之际马克思兄妹中的蕾拉救了D,他们相互约定日后谁先死对方就要前往其墓前献花。其后,他们查明了夏洛特并不是被掳走了,而是恋上了马埃尔,两人一起私奔,正前往吸血鬼伯爵夫人卡米拉的城堡搭乘卡米拉的飞船前往世外桃源“夜之都”开始他们的新生活。然而卡米拉只是将他们骗去,她的真正目的是吸干夏洛特的鲜血让自己复活。D及时赶到,和卡米拉展开了一场生死大战。
 
可能正是剧情的贫乏,人们才能念念不忘D紧抿的唇线、他平淡沉静的语调、他左手心负责吐槽的恶魔、他迎风扬起的长袍、他的形影相吊茕茕孑立,他的永不苍老永不逝去。这部画作精良音乐华美的动画电影,虽然剧情一般,却因为主角和其所背负的主题而隽永。
根据吸血鬼传说,吸血鬼之王是该隐,则D便是一个高级混血,不老不死:D在某小镇上买机械马,店家老头问他,先生你还记得几十年前你救的那些孩子吗,我就是其中一个。时光已经不能约束D了,不,除了D自己再也没有什么能约束D了。

C但是缺少新意:猎人D令人想到犬夜叉(混血)和弥勒(手部)的混合体,蕾拉=戈薇,贵族男有情有义=杀生丸,依次类推。在此基础上,走得好莱坞英雄路线。索性D与蕾拉没有发展出恋情,但是无论是否发生都还在老套路里绕着。btw,日漫里行动受阻碍时,一般都是看见自己受伤的童年,或者与之相关的人物,这点包括犬夜叉里也用过。

    D是吸血鬼与人类的后裔,却又同时被两个族类唾弃,无法像正常人类一样拥有生老病死,也无法像正常血族那样张开利齿。每当嗜血的欲望燃起时只能痛苦地抱紧自己,没有人会来安慰他,他也从来不知温暖是何感觉。所以他藏起苍白而俊美的脸庞,挥舞长剑斩妖除魔,生是一个人的生,死,也将会是一个人的死。或许对他来说死也是奢求,身体的一半血液甚至不允许他轻易死去。他拥有长生,寂寞的,被混血儿的枷锁囚禁着的一生。

也许很多人渴望永生,然而正如查拉图斯特拉时常念叨的
“我的兄弟们,不要相信那些跟你们奢谈超脱尘世希望的人!他们是调制毒药者,不管他们有意或无意。”——在D的身影里,我们渴望的永生是无尽的孤独。电影的终幕,D遵守约定去为蕾拉送行,他躲在树荫下远远望着蕾拉的棺材没入土中,亲人放下哀悼的花朵。他还是同半百年前一样,身姿挺拔、脸色清白、唇线紧抿。有个女孩发现了D,她问他:“你是不是我奶奶经常说的那个猎人。”她盯着D笑,眸子的光泽同蕾拉一样是纯净的蓝。D沉默、或者说他欲言又止。他试图表现的很温和,但这种温和有些局促有些犀利有些古老,他毕竟是永生,所有死亡与新生只不过是他生命中匆匆一瞥。

D小细节:人类都是天真无辜的大眼睛,吸血鬼都是销魂晦涩的细长眼睛;
卖马老头戴的帽子是日本人客串么;
躺床上那位兄弟第一次出场时,那种飘逸的得意劲表现得很好,形象光辉得有些吓人,倒像耶稣——其实套用X中的设定也可以,那位一直躺在床上的老兄,不是也一直在帮助着小鸟么?

    这样的D被许多观影人宠爱着。

《圣经》中,该隐杀了亚伯本该受到严厉得如死一般的惩罚,然而,上帝为该隐立一个“记号”,也许只是颁布一条严肃的命令,禁止人为亚伯报仇而杀害该隐,并给了他永生。细思来,比起死,看着病树前头万木春物是人非事事休,抑或者所爱之人年老死亡,而自己始终静止,其实更加可怕。悲观地说,谁都是孤独的,谁都是空虚的。那么永生就是把这无限地叠加——不再需要他人、无论什么才能都能找到替补、不论什么人际关系都能替换;本该是你为时代锦上添花,而时代却成了你的点缀,你的生命恍若黑洞,追根溯源而成为了空洞。于是,流年之沙如刀刃刮过你身上,你立在幽黑的长河里,平静地咬着牙,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腐朽与崩坏,是万事万物注定的终点,凡人做所的也不过是尽力地拖后末日到来的日期罢了。拉丁谚语曰:“死为最终天理。”

E疑问:真有混血的吸血鬼么,人类被咬了之后(ML时还能忍住么?)不是就变成同类了么,那还怎么混血?
澳门葡京官网,贵族一开始不是被D杀成两半了么,后来怎么咬的夏洛特?
夏洛特被咬后怎么死掉了,难道不是继续活着变成同类么?
(也许我该补补课了)
为什么贵族马埃尔&D的形象明显比其他人线条柔和,是承自天野喜孝版人设么?

    可我偏偏更爱贵族玛埃尔。也许是悲情主义下的爱情特别令人唏嘘,玛埃尔与夏洛克的禁忌之爱不禁让我想起吸血之惊情四百年。因为深爱着夏洛克,所以不想给她洗礼,不想让她也和自己一样变成痛苦抑制嗜血欲望,不人不鬼的怪物。宁愿自己曝晒在阳光下灰飞烟灭,也要和心爱的女孩紧紧拥抱在一起。因为深爱着玛埃尔,所以就算是被咬也是心甘情愿,只要和那个人在一起,背弃自己的族类,跨越时间的瀚海也在所不惜。
    
    他们又何尝不是被束缚着的呢。被世界的准则束缚着,也被彼此的爱束缚着。所以才想拼命地远离一切,去到那个未知的夜之都,过只有彼此的平静生活。

故事结束了,恢弘又苍凉的背景音乐响起。
D他没有选择,最终仍然将踏上一个人的旅途——架着马,长袍逆风舒展出一个优雅洒脱的姿态。他只留给世人一个夜幕般的黑色背影。而那背景仿佛在哭诉:“汝等皆是过客。”

之所以在3-4星间徘徊,因为动人处:马埃尔对嗜血本性的压抑,因此形成的扭曲嘴脸,这点上比对D的刻画要生动——我几乎没看到D对自己信念的动摇,不过在篇尾蕾拉默喊“飞吧”时给了个俯视脸庞的暗示,算是补上而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