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初次相会,你好,黄渤先生编剧

2019年3月29日 - 澳门葡京官网
初次相会,你好,黄渤先生编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黑色铅笔孜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乌托邦”的环境下,众人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时常快乐的手舞足蹈,一切看似过于夸张的举动暗示观众的是她们终究会回到正常轨道。

图片 1

作为处女作,从情节、背景、结局、演员来看,黄导力求《一出好戏》。国产电影结局一般都是充满正能量,所以我们只能期待过程。整个情节紧紧围绕希望、绝望、渴望和欲望………在生死、梦想和爱情之间挣扎,也算得上《一出好戏》。看完电影,我突然想到《上车走吧》里的高明,那是最真实的黄渤,也是我最喜欢的黄渤,心怀梦想、憨厚耿直、渴望爱情,只可惜面对北漂的艰辛和困苦,选择了放弃……马进却企图一夜暴富,经历希望和绝望后,为满足地位和爱情的欲望,扭曲人性…………

这个荒岛事件本身就是完全荒诞不可能存在的事情。所以结局如何解释如何不合理在这样的设定之下都是合理的,因为电影中更多的不合理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一出好戏剧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山水烟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看完《一出好戏》初始预告片之后,我一度认为这是一部荒诞喜剧——小岛狂想,在海难的背景下讲述的却是一个无厘头、无意义的生存故事,一群人经历了海难上了荒岛,在社会制度不复存在的地方,为了生存做了一些荒诞不经的事情,最后获得救援,安全回到原本的世界,情节跳跃引人发笑,到最后留给观众的可能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没有来,谁也没有去”的无意义感,这是近年来中国喜剧给我的普遍感觉,我自然的嫁接到了《一出好戏》的身上,即使这是能拍出《斗牛》《杀生》这样作品的人所导演的,即使我是黄渤的影迷,我依旧带着这样的偏见。

以“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为标杆,「生存」是满足重建的第一步。

图片 2

以小王为代表的原本底层阶级靠着自有的野外生存本领首先获得了群众认可,成为了领导人物。却很快被张总代表的上层阶级靠着智谋打败,在满足了人的生存前提之下,轻松建立更具有文化属性的社会秩序。

1、整部电影导演想讲的太多,片中有很多隐喻和社会映射,因此单纯把《一出好戏》作为一个喜剧片或者是荒岛求生灾难片都是对这部电影的一种简单化、浅层次看待,这部电影有很多深层内涵值得我们挖掘,但每个人挖掘出来的东西可能又不尽相同。导演黄渤在一场发布会上说过:“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一千个观影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解读也使得这部电影在影片之外别具看点。但成也萧何败萧何,传递了太多的东西之后反而显得这个故事节奏把握不太好,整个故事的前半部显得有点拖沓,但好在情节冲突转折不断,电影的紧凑感没有收到太大影响,精彩度没有打折扣。

即便每一任当权者都在利用“羊群效应”来操纵更多人的从众心理,可马进代表的普通人上位则更多的是希望设立一个“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大和谐社会。这取决于他曾经所处的贴近普通平民化的位置,同时也在于他从本质上相对私心较浅,骨子里始终善良。

一出好戏剧照

《一出好戏》是非常“黄渤化”的一部电影,作为一个有文化的新人导演,全片充斥着他旺盛的表达欲。134分钟的时长情节填的很满,但总体上是一部有趣的,致力于引人深思的优秀处女作,也是很具有反差感的“现实主义”。

《一出好戏》在整个叙事的过程中将人性和环境残酷的一面弱化了,人性的自私、贪婪、残忍、野心、自利在影片中都有涉及,但却没有重点去刻画它残忍的一面,比如孤岛上的食物分配问题,在整个影片中其实只有一次正面的资源争抢,还是在马进和小兴的有意挑拨之下发生,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因为在众多荒岛求生类型的影片中,导演为了突显人性的自私,总是免不了重点去刻画环境的残酷,资源的短缺,为了争得有限的生存资源,人们甚至不惜用命去算计。《一出好戏》刻画了人性,但不显得十分压抑,因为整部影片有一定的喜剧基调,所以即使在冲突爆发的后半段,依旧穿插了一些笑点,虽然是孤岛求生的题材,整部影片没有一直都营造一种压抑、阴郁的氛围,反而能看到片中人物始终保持着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即便是失去彩票兑奖机会的马进,也始终保持着要活下去的信念。

螺蛳壳里做道场,一出好戏贯古今,我希望下一次,可以看到导演黄渤更好的作品。

《一出好戏》实至名归,确实是一出好戏,而且是好一出魔幻现实主义戏剧。黄渤导演在影片中运用了一些魔幻的元素,比如让人影响深刻的天降鱼雨,小王“疯”了之后被众人围困时候倒置的画面等,但这些看似魔幻的画面背后却恰恰是最深刻的社会讽刺。

图片 3

一出好戏剧照

——极富有说服力。

图片 4

图片 5

大团圆结局?就影片所给的信息来看,这是一出喜剧,因为所有人都活着,除了小兴落得个选择性失忆的结局,其他人都很好,甚至有人变得更好,比如马进。但我不认为这是这部影片真正所想传达的结局,尤其是从小兴这个人物的角度来看,这其实是一出彻头彻尾的悲剧。小兴自小被父亲毒打着长大,把哥哥马进奉为生活中的阳光,毫无怨言的成为他的跟班,跟着马进出生入死,甚至是在马进欺骗他、背叛他之后依旧想着带马进走,小兴如果是恶魔,那么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马进。这样一个悲剧性人物,在影片的最后看似获得了一个圆满的结局,忘记了自己的恶行回归单纯,但其实更加残忍,因为他的伤口和他的心灵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抚慰,只是被表面的结痂隐藏了里面曾经被捅过的事实,伤口不在,但伤疤始终在,所以我认为这并不算导演对这个角色的仁慈。

近几年的黄渤活跃于观众面前的是一系列高票房商业大片,比如《心花路放》《泰囧》《寻龙诀》等,他在其间释放出的喜剧天赋和幽默感固然令人印象深刻,但也常让人忽视他另外的严肃冷静一面。

人物设定上,小兴是整个故事的最大悬念,在开局之初他作为马进的跟班,存在感、人物个性都不是很强,但后期性格转变之后爆发出了人物的阴暗面,个人欲望、野心的全面突显是整个影片的一个惊喜。网上很多人用“黑化”来形容小兴,我其实不太赞同,这其实本来就是小兴的潜在性格,是由他的成长环境、社会地位等累积而成的,只是在马进的隐瞒、犹豫甚至是背叛以及极端环境的多面夹击下被激发出来了,但黄渤其实比较善良了,至少在上映的版本中小兴这个人物并没有坏的彻底,作为马进对权力和欲望的一个具象化体现,他还留了一定的余地。这也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另一个问题了。

我喜欢he的结局的原因是整个电影拍摄的手法和风格都是温和的。没有嘶声力竭也没有真正的疯狂,是保持在一种荒唐的尺度内的。所以更倾向这种看法才是真实表达。

图片 6

图片 7

看似正常的众人在倒置的船舱中追打“疯”了的小王的场景中,倒置的船舱此刻不就是一种绝妙的讽刺吗?世界已经被颠倒了黑白,真的假的已经完全倒置。

寓言体本身带来的喜剧浮夸式的荒诞感给电影留下了更多深层次的解构空间,也偶尔让人陷入许是恍恍惚惚的“黄粱一梦”。

小王“疯”了,因为马进和小兴说他“疯”了,他们是那个时候拥有话语权的人。后来马进也“疯”了,因为小兴说他“疯”了,小兴是那时拥有话语权的人。所以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真真假假谁说了算?是事实?不!是权力,有话语权的人。

在最后的篝火宴会上,黄渤饰演的马进嘶声力竭的向众人阐述他们信任的真相是“假”,原因是“假的是完美的”。然而事实是,“不完美”的真相才应该是“完美的”:外面的世界仍然存在,大船驶过得以获救重生。

絮絮叨叨了这么多其实到最后不过只想说一句话:你好,导演黄渤!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一出好戏》确实是一出好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